家富人宁_八王寺汽水_此独无有_桑索斯|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柳下惠 > 正文内容

水木西城(连载)_故事

来源:家富人宁网   时间: 2020-10-16

  序
  
  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假如相遇能再晚点,过了青涩懵懂,看尽万千浮华之后再相遇,结局是不是就会美得不像样。
  
  小说讲的是水木西、顾西城、杨一、李莫凡四人在萱城的爱恨嗔痴,这里有他们对梦想最好的诠释;有对爱情最美的承诺;对友情最忠的守护。从最初的拥有到失去,多年后再见的人,会不会再次履行诺言,还是只是望着笑笑,说一句感谢你曾经陪我一起成长过。来不及回首的时光,如今恐怕连彼此的脸庞都已模糊,那就望着前方继续走,毕竟,那些都是曾经。小说暂定为七章,目前已完成前两章。
  
  《水木西城》
  
  第一章 初来萱城大学
  
  萱城是中国南方的一座二线城市,位于东京106度,北纬26度。没有雾霾没有海啸远离地震带。夏季无酷暑,冬季无严寒。萱城还是桂花之乡,每逢八月,整座城市都浸泡在桂花香中,花香满城。
  
  “欢迎来到宣城大学,新生报到处在这边,请跟我来。”水木西、李莫凡、杨一刚下出租车,一个穿着白寸衫的男生用清脆的嗓音说道,右手迎宾式的指向500米处的白色建筑。戴着一副边框眼镜,一米七左右的个儿,留着许嵩式发型,眼神柔和,笑容可掬。
  
  三个人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袋跟在白寸衫的后面,拐过林荫大道向报道处走去,大道两旁排列着整整齐齐的香樟树,时不时掉下两片发黄的香樟树叶子。
  
  “学长,你叫什么名字呀?”李莫凡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跨着行李袋外加一个手提袋,歪着脖子问白寸衫。
  
  “我姓肖,叫我肖然就行”
  
  “学长,你什么专业啊?大几啦?你长得那么好看,是不是空少?”
  
  “哦?多谢抬举,你看我这身高当空少人家要吗?哈哈,我学的是音乐表演,今年大二”
  
  “那你唱歌应该很牛吧?带我飞如何?哈哈哈哈”。
  
  “你还想飞?摔不死你啊!”杨一说完噗嗤一声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不损我你会死啊?杨花花?”李莫凡边吼边追着杨一掐。
  
  “啊!李莫凡,你真的很烦啊,轻点轻点,我这胳膊可贵得很啊,你赔不起!啊。……”,两个人你追我赶,完全不顾旁人的打量。
  
  水木西身着红色格子寸衫,浅蓝色牛仔裤,白色平底帆布鞋,无奈的笑着摇头。一米六五的个儿,瘦削的身材拖着行李箱在细雨中走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高高地束在脑后,随微风扬起,划过轮廓分明的脸庞,划过似笑非笑的双唇,卧在长睫毛下的双目像盈盈秋水,清澈明亮而又神秘深邃,一撇一笑都透露着一股倔强。
  
  肖然把头转向水木西,“我帮你吧,看你这箱子挺沉的”
  
  “还好,谢谢学长”!
  
  ……
  
  萱大是萱城最好的大学,虽比不上北上广的985和211,却因每年都能培养出一批创业者,随便一数就是几个上市公司而著名,萱大的传媒类专业尤其出名,萱城的传媒界萱大的人就占了三分之一。
  
  “今天累成狗了,各种买!你们军训是不是都要结束了,我们学校好大,你军训结束过来我带你逛……还有好多吃的……”晚上10点,忙了一天的水木西躺在自己精心布置了紫色帘子贴了水墨印花的小窝里给顾西城打电话。
  
  ……
  
  顾西城,萱城科技大学大一新生,水木西的男朋友。外表一副无坚不摧的样子,偶尔也会在阴暗的角落里独自点燃一支烟,任烟灰燃尽,也会蜷缩在水木西怀里像个孩子般的哭泣。高中与杨一、水木西、李莫凡一起就读于邵城第二中学,与杨一是好基友,学平面设计。除了水木西和父母,只爱黄家驹和科比,吉他弹得很好。
  
  水木西,标准的文艺女青年,写得一手好诗,音乐舞蹈兼爱,播音主持专业,对于生活,她很木讷,所有的一切都与她设想的背道而驰,对于爱情,她天真,幸好还有梦想与她并肩,当新闻节哈尔滨看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目主持人是水木西小时候就有的梦想,其实她之前还有一个更大的梦想,就是去中国传媒大学。
  
  杨一,逗逼青年,爱好美女,动漫制作专业。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但不会插朋友两刀的人。是邵城有名的“富二代”,他爹是邵城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妈是邵城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杨一虽穿着纬尚时,却完全没用富家公子哥的盛气凌人。
  
  李莫凡,水木西的闺蜜,身高一米六二,爱好帅哥,还有各种零食。刀子嘴豆腐心,历史专业,立志要做一名考古学家,去考察古墓,最好是汉墓。喜欢看各种重口味的电影,《行尸走肉》、《电锯惊魂》这些在她看来都是小儿科,喜欢喝着可口可乐看血腥画面。
  
  面对陌生的环境,每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融入,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来到大学的第一件事是军训。
  
  “敬礼是这样的吗?手抬高点”,随着教官的一声呵斥,暴晒在烈阳下的水木西红着脸,汗珠从额头经过睫毛一颗颗往下滴。
  
  “休息十分钟,原地打坐”,教官一声令下,全部学生刷地全部盘腿原地打坐。
  
  “喝口水吧”,水木西的面前突然递来一瓶农夫山泉。
  
  水木西仰头一看,“恩?肖然学长?”,穿着森马白体恤的肖然立在水木西面前,并随势坐下来。
  
  “学生会准备出一期新生特刊,要拍点军训的照片,刚巧在这里碰到你”,
  
  “谢谢”,水木西接过农夫山泉。
  
  肖然一个小时之前就在洒满绿荫的足球场台上坐着了,水木西皱眉的瞬间,摆手的瞬间,噘嘴的瞬间,他全部看在眼里。
  
  “我得走了,新闻部的忙着要照片出刊,坚持一下啊”,
  
  “恩,学长再见!”
  
  肖然起身离去的一瞬间,一股薰衣草的清香扑鼻而来,这种味道让人清醒而又沉迷。
  
  军训的最后一晚,二十一连的教官提议来点娱乐,语音刚落,二十一连陆续跳出四五个男男女女,自顾自的跳。
  
  二十一连的教官挑逗性地说:“怎么?二十连的人,不敢吗?”
  
  随即二十连跳出来一个男生,一米六五的个儿,小腹隆起,圆圆的脸,眼睛眯成一条缝,据说跳的是霹雳舞,可明明是左摇右摆,双腿乱踢,脑袋乱摆。
  
  “你是电击小子吗?哈哈哈”下面一阵狂笑。
  
  在阵阵的狂笑中,二十连站起来一个身影,撩起半边裤脚儿,脱掉迷彩外套,帽子斜戴着,不慌不忙地向乱舞的“群魔”中走去,手机放着《Rock With You》,随着音乐起舞。
  
  这时身边乱舞的人渐渐停下,静止。全场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聚集在这个人身上。
  
  左脚先移动半步,停顿2秒的时间,随即是太空步,接着是霹雳舞,牛仔舞,几种不同的舞步交叉着,后空翻,托马斯来回交互。
  
  曲罢!用柔和的NewShool结束表演,左手取下斜戴着的帽子,向着二十一连的教官做了一个迈克尔杰克逊惯有的敬礼姿势,左手顺势从前头往脑后抹了一把,嘴角往右边勾起一条深深的弧度。
  
  “杨一,杨一……”,二十年的所有人齐叫着杨一的名字,静止的全场一下子沸腾起来。
  
  九月的桂花开得意犹未尽,阵阵桂花香扑面而来,足球场边上摆满了各种社团招新,水木西、李莫凡、杨一三人边走边边聊哪些社团好。
  
  “服装设计协会,哥来了,哈哈哈哈!”杨一边说边准备去填报名表。
  
  结果被李莫凡一把揪住耳朵,“我说杨花花,你怎么还是这服德行,哪有女的就往哪儿去,真丢老娘的脸”。
  
  “我说母老虎,啊啊,给我留点面子好不?那么多美女盯着呢!这人长得帅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杨一边说边向服装设计协会的一位红裙子女生邪恶的挤了一下眼睛。
  
  “哟!哪里来的自信,真不要脸”,莫凡边说边往去抓杨一的头发。
  
  “啊,人帅七分靠基因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三分靠发型啊,可以裸奔但发型不可以乱啊”。
  
  水木西摇着头笑着说,“两个活宝”。
  
  水木西加入了校学生会组织部和校广播台采编部,除了周末把时间留给顾西城外,平时的时间都是在教室、校学生会和校广播台。
  
  顾西城在萱科大也是小有名气的,外表高冷,霸气逼人,一副宁屈不服的样子,是设计系老师的得意门生。一米八的个儿在班里也显得出类拔萃,只要有科比参加的比赛一场不会落下,高中苦练篮球技艺苦心终不费,刚进大学不久就加入了篮球校队。
  
  在萱科大的迎新晚会上,顾西城与室友孙浩组成CP自弹自唱了《光辉岁月》,斩获了一大批少女的芳心。而在顾西城的眼里,只有水木西,才有这个能力。
  
  还记得高一他们初次见面,水木西眨着灵动的双眼,看那双纤长的手指弹奏出优美的旋律,水木西第一次觉得陈楚生的《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是那么的好听。他们四目相对时的脸红心跳,无处躲藏的羞涩写在脸上,从那开始,他们为彼此加油,一起吃饭,一起做试卷,一起爬邵城最高的云梓山……
  
  最美的时光刻着当初爱情最美的承诺,羞涩与朦胧,陪伴了最青涩的青春年华,如果没有如果,是不是就可以这样,一直到老。
  
  在高考前的某个星空下,他吻了她,她慢慢闭上双眼,感受他温暖的双唇带来的厚实感与安全感,希望时间就在那一刻静止,只剩下节奏加快的心跳,她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不管是十指相扣感受他掌心传来的电波,还是还是他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发,贴近他的耳朵说:“西,我很爱你,我们一起加油,这一辈子我只要你”,她嘴角勾起一条弧线,点头默认,双手环绕着他的脖子,头贴紧他的胸膛,清楚的听见他的心跳、呼吸……
  
#p#副标题#e#  第二章 若年华不负我只等你
  
  世界总是不断更换新衣,那个种在初夏的承诺,会不会一直生根,发芽,结果……
  
  水木西和顾西城虽在不同的学校,却都在萱城,有些爱情会被时间和距离打败,但有些爱情则会打败这一切。萱城大学在城西,而萱科大在城东,这两个地方隔着两个小时的公交车车程,打车至少也要40分钟,但水木西和顾西城并没有因此就搁浅了想念。
  
  12月25日,邵城下了第一场雪,夜晚的萱大今夜格外热闹,烟火在夜空尽情绽放,姑娘们戴着各色帽子踩着雪地靴边走边欢笑,萱大在灯火的笼罩下显得格外温馨。
  
  水木西穿着浅蓝色棉衣,戴着白色的毛线帽儿,一头乌黑的长发柔软的散落在双肩,搓着双手哈气在萱大公交车站旁站着,眼睛盯着来来往往的公交车看,满脸通红的她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萱大办公楼到了,请下车,下一站……”
  
  顾西城从242公交车上走下来,黑色大衣将一米八的个儿拉得更加修长,高帮白鞋一尘不染,都明俊的牛海将鼻梁显得更加有立体感。
  
  “等很久了是不是?一路堵车,你看都冻成红苹果了”,顾西城边笑着边用双手去捏水木西红彤彤的脸。
  
  “怎么不是,都等了一个小时了,看我都成僵尸了”,水木西说着转了一个圈。
  
  “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水木西继续说,
  
  “这样行不行?”水木西话没说完,顾西城的双唇就贴到了她脸上。
  
  “神经病,那么多人看着呢!快点,杨一他们已经等我们很久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水木西难为情的扒开顾西城的头,拉着他往学校的汇源火锅城走去。
  
  “妈的,你个小子可以啊你,让我们等了那么久的时间,现在居然忘了我这个月老了”,顾西城刚进来,杨一就跳起来给了顾西城胸口一拳。
  
  顾西城和杨一从小就是好基友,邻居,水木西和顾西城就是通过杨一认识的,两人从小就形同兄弟。小学时,调皮的杨一经常因为一些过家家的事情在路上和别人打架,因为个头小打不过人家,每次都是顾西城出手相救。
  
  “你这小子怎么下手还是那么重啊,小时癫痫病北京哪个医院好候别人用来对付你的手段现在你倒用来对付我了,悔不当初啊,”
  
  杨一皱起眉头又是一拳
  
  “啊,你打我也先问问我家木西允许不啊?”
  
  “不要脸!拿女人来作挡箭牌!算什么本事”,杨一不屑一顾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杨花花,你怎么还是这么虚伪呢,说人家西城,你在学校可是不招惹这个就招惹那个额?不过这眼光怎么越来越烂了,昨天在夫子园和你那女的是谁?你看她那眼线画得跟中毒一样,那嘴巴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李莫凡说完翻了个白眼。
  
  “李很烦,别总叫我花花,我哪里花了”
  
  “哪里都花,就是花,我没说吧肖然学长”,李莫凡说完把头转向坐在杨一旁边的肖然,并挑逗的眨了一下眼。
  
  “貌似,是,这样的!”
  
  “肖然你个吃力扒外的东西,学着这母老虎不辨是非”,杨一递给肖然一个白眼。
  
  杨一和肖然现在可是形影不离,同是音舞协会成员,同是街舞爱好者,同是住在艺术楼C栋5楼,再加上杨一这种跟谁都能有话聊的性格,怎会打不到一堆去。
  
  “大家都好久没好好聚聚了,一起举个杯吧”,顾西城站起来说道,
  
  “干杯”,玻璃杯发出碰撞的声音。
  
  “我希望赶快找到一个男朋友,脱单啊哈哈哈,是大事”
  
  “你身边这位帅哥我看就不错啊,赶紧的!”顾西城看着李莫凡,眼神斜向肖然那边说道。
  
  “咱们肖然学长呢,我嘛 ,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可是学长,你可不要爱上我哟,我可是不会拒绝的洛”莫凡动动眉毛挑逗的说道。
  
  “噗,啊,要吐了啊”,杨一拍着胸脯做出呕吐的样子!
  
  “哎哟喂,我肚子好疼,要死了要死了,杨公子啊,能不能拜托你送我回去啊,之前多有得罪,哎哟喂”,李莫凡说着便向杨一和肖然使眼色,话刚说完手便搭在杨一肩上去了。
  
  “母老虎你干嘛吃那么多啊,那么重,以后谁娶了你谁抱得动啊”,杨一知道被李莫凡缠上便是耐不掉了,以为莫凡真是肚子疼,便扶着出去了。
  
  “好好享受啊!我肚子很快就好了”,李莫凡扭过头来冲着水木西和顾西城邪恶的一笑,并做了一个鬼脸。
  
  “我也先走了,你们慢慢吃”,肖然也跟着出去了,出去的一刻眼神在顾西城脸上停留了片刻,深不见底,幽暗!
  
  李莫凡的这些小伎俩,水木西和顾西城早就领教过了,
  
  今年萱城的冬天格外寒冷,在12月的天空下,空气降到零下三度,整个萱大却灯火笼罩,热气腾腾。
  
  “咱们家莫凡实在是太可爱了!哈哈哈!”走在萱大的香樟道上,两旁的樟木发出沙沙的摩擦声,水木西笑着对顾西城说道。
  
  “西,最近很累,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能感到舒心”,顾西城突然一把将水木西揽在怀里并说道,呼出的热气让水木西的脖子痒痒的。
  
  “城,我能在你这里躺多久?”水木西用食指点了一下顾西城的胸膛。
  
  “你想躺多久都可以,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可以”。
  
  “你说的,不可耍赖啊”
  
  “恩”。顾西城温顺的点头答道,左手摸着水木西柔顺的长发,右手从她的额头划向脸颊、嘴唇,轻轻的吻了上去。
  
  这一刻,他们相拥相吻,时间静止!
  
  顾西城对水木西永远那么温柔,含在嘴里怕化,握在手心怕碎!
  
  水木西爱顾西城的吻,那么温暖,那么具有安全感,就像爱他的名字一样。
  
  西城是水木西向往的一座城,那里夕阳西下,小孩和老人放着风筝,妈妈炒菜的香味飘出窗户,爸爸拉着二胡,水木西用清脆的嗓音唱着,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
  
  水木西常常梦见这样的场景,每次都笑着醒来。
  
  12月底,是校学生会一年一度的辩论赛,水木西是组织部小儿羊癫疯能治好吗的四辩。就在比赛当天最后总结的时候,水木西完全没用便条再做最后的阐述,不仅话不着边,而且结结巴巴。
  
  旁边的三辩李星扯扯水木西的衣角小声问道:“用你的便条”
  
  水木西更结巴了,最后连总结词都没有,直接说了一句谢谢!
  
  “水木西,就是因为你,害我们输掉了比赛!”同部门的一辩于玮吼道。
  
  “对不起”,水木西低着头,眼泪一滴滴往下掉。
  
  “对不起?对不起顶屁用啊”。
  
  “木西,你的便条去哪里了?比赛之前你不是还在看吗”,李星轻声问道。
  
  “我不知道,做总结时才发现我便条上的内容变了,全是英文单词”。
  
  “不会吧,被谁拿错了吗”
  
  “不知道”
  
  “输了比赛就这样了?原来你也会哭啊,还哭得那么难看”,于玮歪着嘴角说道。
  
  “不过是一场内部的比赛,有必要这么较劲吗”,宣传部的肖然走过来递给水木西一张纸,看了一眼双手环抱的于玮。
  
  “李星,走,吃东西去”,于玮边盯着肖然边拿包说道。
  
  “她怎么不把那些英文单词当总结练出来,啊哈哈哈,笑死我了”,刚走出学生活动中心,于玮边说边大笑起来。
  
  “你那么开心干嘛”,李星疑问道。
  
  “看着她出丑,我很享受啊”,于玮耸耸肩说道。
  
  “难道木西的纸条是你换了?”
  
  “那又怎样,我就看不惯她那副眼神坚定的样子,装什么高冷,装什么一本正经”
  
  “于玮,你这样做有劲吗?”
  
  “有啊,只要她在众人面前出丑,其他我所谓啊”,于玮耸耸肩,嘴角斜着会心一笑。
  
  大一第一个学期转眼即逝,来来往往的人一闪而过,萱大瞬间成为一座“空城”。
  
  “木西,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和顾西城那小子白头偕老呗,没错吧木西?啊哈哈哈哈我太聪明了”,杨一打岔道。
  
  “谁问你了,谁问你了”,两人喋喋不休的围着一棵一米粗的香樟树转着。
  
  水木西戴着一顶红色的英伦帽,穿着白色的呢子衣,踩着黑色过膝靴子,背着蓝色格子双肩包,右手自然的放在20英寸的蓝色密码箱上。“杨一说的没错”,水木西在心理默念着,嘴角向上扬起,“但我还有一个愿望”,水木西的眼睛顺着萱城的东部望去。
  
  “木西,发什么呆呢!公交来了!顾西城肯定早就到了”,莫凡大声说着。
  
  “哦,来了!”
  
  这场雪是萱城今年以来最大的一场雪,像鹅毛般一阵阵的下来,刚到火车站,身穿黑色大衣,围着灰色围巾的顾西城撑着格子伞向水木西走来。
  
  “哎,母老虎,咱们怎么这么命苦呢,连个撑伞的人都没有”,杨一话音刚落就拉着莫凡的棕色斗篷大衣往头上盖。
  
  “Fuck,把老娘的衣服扯坏了,这可是迪奥的限量版,限量版你懂吗?”莫凡嘴上说着厌烦心里却乐开花了,勒着杨一的脖子往候车室走去。
  
  火车从萱城往邵城的方向驶去,一路南下,雪越下越大,堆满了卡斯特山地的每个棱角,新年,如约而至!
  
  除夕,水木西收到了第一条短信,“新年快乐!”归属地,湖北!
  
  “谢谢!”虽然不认识,水木西还是礼貌的回复了一句。
  
  湖北的天空干冷,比南方的邵城冷了不止一两个层次。白色的落地窗笔直的垂下,白色墙壁上挂满了一排排照片,有青藏高原的布达拉宫,也有呼和浩特的大草原,还有云南大理的蓝天,还有一张照片,是穿着军装的水木西。在湖北襄阳的家里,靠在一尘不染的白色席梦思床上,肖然拿着手机,望着水木西的回复,嘴角向上勾起,眼里充满了笑意。
  
  ……未完待续
  
  下期连载第三章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